【无戒学堂】外婆的身世(六)

电视资讯 浏览(791)

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母亲享受着小妹给她放松带来的舒服感,微微的闭上眼睛,沉浸在幸福之中,她的嘴角上扬,面部表情非常的轻松平静,看得出来,她很满足现在的生活。

  听小妹说为什么没见过另外二个舅舅,我的脑中立刻想起了大舅。

  1.

  我的舅舅是一个老实巴交,不爱说话的农村大汉,他的身材魁梧挺拔,就是在最艰苦的时期也没能阻碍他身体的发育,在他那四方的脸上有一对浓眉大眼炯炯有神,说起话来声音洪亮对谁都带着微笑,我见到过的大舅,嘴角永远都是上扬的。

  在父亲和母亲的亲戚中我们兄弟姐妹最喜欢的人就是大舅。

  可惜的是我的大舅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,想听他那带磁性的声音也不容易,他这一辈子做的多说的少,辛苦多享福少。

  小时候就听母亲说过大舅最疼母亲,好吃的都先给母亲,有一年母亲肚上长了一个小疙瘩,大舅听说用刀的背面,可以把疙瘩沾掉,他就每天帮母亲用刀背沾肚子上的疙瘩,说来也是神奇过了一段时间真的是没有了。

  大舅干起活来就像一匹马,从不知道苦和累,不知疲倦的、心甘情愿为这个家付出,想帮着外婆减轻负担,让外婆少操心。

  母亲对我说过外公刚去逝时,大舅每天早晨天不亮就起床,肩背着粪筐去拾粪或是割猪草,特别是在寒冬腊月时,别人家的孩子还在被窝里,大舅就开始了一天的劳作。

  后来长大一些就能干农田里的活,同样的土地大舅种出的庄稼总会比别的人多产粮食,他的用心使他成了当地种庄稼的好把式,也就成了家中的顶梁柱。

  付出与牺牲就是大舅的代名词。

  解放前遇到国民党抓壮丁,战场上大舅不怕死,可是想到了外婆和母亲在家受罪大舅就非常心急,他是外婆和母亲的依靠,无奈之下忍着钻心的痛将自己食指砍断,十指连心有多少的爱、要多大的勇气才能下此狠手,从此无法开枪,也不必在当壮丁了。

  舅舅比母亲大十多岁,可以说,母亲是在舅舅的呵护中长大的,只要是母亲想要的东西,想搬到事情就就总是千方百计满足她,十多岁的母亲如果累了,不想走,舅舅总会蹲下去弯下腰背着她。

  我的回想还在继续,就听小妹不满意的的声音传来,“你们俩个人在想什么呢?”

  2.

  母亲睁开她那好看的眼睛,拉着小妹的手说:歇歇吧!不用锤啦!看着小妹,他的目光中流露出对小妹的爱,母亲在椅子上找到一个舒适的坐姿后,小妹又一次对母亲说“妈,你说呀,还有两个舅舅是怎么回事?”

  刚才还满脸幸福的母亲,立刻脸上浮起一层阴云,就如阳光灿烂时漂过了一朵厚厚的乌云遮住了阳光,眼中的亮光也消失了,说话的声音语调也变了。

  用一种难过低沉的口气说“屋漏偏遇连阴雨,本来家境就不好,三哥,二哥相继都得了大肚子病,开始的时候没当回事,后来一是因为没钱治,二来当时乡下条件有限也无人能治此病,他们选后都病死,二哥已经结过婚有了孩子,后来二嫂带着孩子改嫁了,从此没有来往。”

  “哥哥们生病期间,母亲心急如焚,白天吃不下饭,晚上睡不着觉,眼睛深陷,面色苍白,为了儿子四处奔波求医,过去封建迷信,还请香头奶奶,整天求佛祖拜神仙,真是死马当成活马医,在香头奶奶那儿讨点香灰,虔诚的放在碗里,带着她的全部希望,然后放在碗里加水搅拌,给三哥服用,外婆的诚心没能感动天也没能敢动地,最后还是没能留下三哥。”

  我听着心中也很难过,想着外婆一定是悲痛欲绝、欲哭无泪。

  俺娘一下苍老了很多,她的心像被掏空了一样,整天精神晃惑,艰辛万苦养了这么大的儿子,眼睁睁的看着他从自己身边走了,外婆想不通怎么说没就没了,接二连三的打击,外婆真的是要被生活击垮了。

  母亲说时眼中饱含着泪水,有对外婆的心疼也有对她哥哥们的不舍,苍天无眼凡人又能奈何?

  母亲说“俺三哥躺在病床上,一副痛苦难忍的样子,有时脸被病魔疼痛折磨的变形,俺娘就把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,左右晃动自己的头,好像是在心底喊着不要折磨我的儿子、又想让脸部的皮肤触摸温暖俺哥的手,以此方法减轻俺哥的痛苦。”

  “俺哥安静时,俺娘总用她那布满血丝的双眼深情慈爱的望着俺哥,久久不离开,生怕她一走就看不到儿子了。”俺娘的目光告诉三哥:如果娘能代替你,我会替你的。

  “儿啊,就让娘替你承受就一切,有什么痛苦,就让我一个人承担。”外婆绝望的在心底呼唤着。她把微微颤抖着的手放在儿子头上抚摸着他的头。

  母亲说完这些,人好象轻松了很多。

  停顿了一下母亲又说,那时后你们小,怕你们管不住自己的嘴,在说了也不是什么好事,后来政策宽松了也没去联系过,几十年了,以经习惯现在的生活了。

  说完母亲离开了坐椅,去忙别的事情,小妹也跟着出去了。

  可是外婆的影子又浮浮沉沉在我脑中。

  3.

  我的外婆和其他人的外婆,在外表看起来看起来没有什么太大区别,但是她的内里住着一颗顽强善良的心,至今想起外婆最大的缺点就是重男轻女,就也是时代留给外婆的烙印。

  那是一个很平常的下午,虽然距离今天已有50多年,可是情景在我内心某个角落总会没有任何痕迹就会溜达出来,就向细胞一样在我的体内游走,每一个角落充满着幸福。

  今日想起並把它记录下来,我没有一点点埋怨外婆的意思,相反这样的回忆让我心里还觉得暖暖的。

  我记事的时候外婆就一直住在我们家,算起来那时的外婆大概有四十来岁,走过了她人生中的大起大落,母亲的逆袭给她带来了希望,也让她的生活安定了下来。

  母亲通过绝食抗议,终于在十多岁时走进了学堂,条件是自己挣学费还不能耽误家里的活,就这样母亲凭借着知识改变命运,用自己的毅力读完了小学,寻到了一个民办教师的位子,再后来,就遇见了我的父亲。

  在母亲当教师的那个村庄,只记得两件事情,其中之一就是外婆给我留下的记忆。

  有一天是什么季节不清楚了,下午四五点钟,我的肚子里边咕噜咕噜的在响,我抬起头,用一双天真渴望的眼睛看着外婆,对外婆说“外婆,我饿、外婆,我饿。”外婆还没回答我,小我两岁的弟弟,也学着我的样子,抬起它的大脑袋,两眼望着外婆“老婆,我也饿。外婆,我也饿。”

  外婆笑嘻嘻的对着我们两个说“外婆去给你们拿吃的”说完外婆挪动他的三寸金莲走到一个柜子边站住了,把双手放到柜子上一个柳条箱上,用她的双手五指把箱盖揭开,摸索着从里边拿出一个布包,我和弟弟向外婆走去,见外婆左手打开布包的一角放下,右手又打开另外一角,还没放下来,我就看见里边黄灿灿、香喷喷的玉米饼,我眼巴巴的等待着外婆。

  只见外婆双手麻利的把玉米饼掰成两半,一只手拿着半边饼递给弟弟,我的眼睛也一直随着外婆的手在转动,当看到给了弟弟,我的心和眼睛就转移到外婆另一只手上。

  外婆看了看我,微微的愣了一下,迅速拿起那块布,把半边饼包上,放回柳条箱里,只听“咔嚓”一声外婆盖上了柳条箱的盖子。

  我呆呆、愣愣的站在那里,见外婆离开,我就看着弟弟......

  一会外婆端来一碗稀饭,态度极好又带着欠意的对我说“弟弟小,让他吃饼,你是姐姐,就喝稀饭吧!”

  幼小的心灵从此种下了一粒关心弟弟妹妹的种子,这粒种子经过父母多年的培育,在父母离开后,这粒爱的种子就此发芽!

  【完】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欢迎关注留言

  外婆的身世今天写完。

  感谢亲们的关心和关注

  外婆是个善良,坚强的人,四十岁前接连遭受打击,但是她总是平静的对待生活。

  我和弟妹们很多好习惯也是外婆教出来的

  如:吃饭不言,睡觉不语。

  小女孩儿站要有站相,做要有坐相,吃饭不能用筷子在盘子里面乱翻,只能夹自己面前的,吃饭碗里不能剩下米粒等等。

  用此文纪念一下母亲口中“小姐的身子,丫鬟的命”的外婆!

  96

  长姐享受慢生活

 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

  1.2

  2019.08.04 18:06*

  字数 2904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母亲享受着小妹给她放松带来的舒服感,微微的闭上眼睛,沉浸在幸福之中,她的嘴角上扬,面部表情非常的轻松平静,看得出来,她很满足现在的生活。

  听小妹说为什么没见过另外二个舅舅,我的脑中立刻想起了大舅。

  1.

  我的舅舅是一个老实巴交,不爱说话的农村大汉,他的身材魁梧挺拔,就是在最艰苦的时期也没能阻碍他身体的发育,在他那四方的脸上有一对浓眉大眼炯炯有神,说起话来声音洪亮对谁都带着微笑,我见到过的大舅,嘴角永远都是上扬的。

  在父亲和母亲的亲戚中我们兄弟姐妹最喜欢的人就是大舅。

  可惜的是我的大舅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,想听他那带磁性的声音也不容易,他这一辈子做的多说的少,辛苦多享福少。

  小时候就听母亲说过大舅最疼母亲,好吃的都先给母亲,有一年母亲肚上长了一个小疙瘩,大舅听说用刀的背面,可以把疙瘩沾掉,他就每天帮母亲用刀背沾肚子上的疙瘩,说来也是神奇过了一段时间真的是没有了。

  大舅干起活来就像一匹马,从不知道苦和累,不知疲倦的、心甘情愿为这个家付出,想帮着外婆减轻负担,让外婆少操心。

  母亲对我说过外公刚去逝时,大舅每天早晨天不亮就起床,肩背着粪筐去拾粪或是割猪草,特别是在寒冬腊月时,别人家的孩子还在被窝里,大舅就开始了一天的劳作。

  后来长大一些就能干农田里的活,同样的土地大舅种出的庄稼总会比别的人多产粮食,他的用心使他成了当地种庄稼的好把式,也就成了家中的顶梁柱。

  付出与牺牲就是大舅的代名词。

  解放前遇到国民党抓壮丁,战场上大舅不怕死,可是想到了外婆和母亲在家受罪大舅就非常心急,他是外婆和母亲的依靠,无奈之下忍着钻心的痛将自己食指砍断,十指连心有多少的爱、要多大的勇气才能下此狠手,从此无法开枪,也不必在当壮丁了。

  舅舅比母亲大十多岁,可以说,母亲是在舅舅的呵护中长大的,只要是母亲想要的东西,想搬到事情就就总是千方百计满足她,十多岁的母亲如果累了,不想走,舅舅总会蹲下去弯下腰背着她。

  我的回想还在继续,就听小妹不满意的的声音传来,“你们俩个人在想什么呢?”

  2.

  母亲睁开她那好看的眼睛,拉着小妹的手说:歇歇吧!不用锤啦!看着小妹,他的目光中流露出对小妹的爱,母亲在椅子上找到一个舒适的坐姿后,小妹又一次对母亲说“妈,你说呀,还有两个舅舅是怎么回事?”

  刚才还满脸幸福的母亲,立刻脸上浮起一层阴云,就如阳光灿烂时漂过了一朵厚厚的乌云遮住了阳光,眼中的亮光也消失了,说话的声音语调也变了。

  用一种难过低沉的口气说“屋漏偏遇连阴雨,本来家境就不好,三哥,二哥相继都得了大肚子病,开始的时候没当回事,后来一是因为没钱治,二来当时乡下条件有限也无人能治此病,他们选后都病死,二哥已经结过婚有了孩子,后来二嫂带着孩子改嫁了,从此没有来往。”

  “哥哥们生病期间,母亲心急如焚,白天吃不下饭,晚上睡不着觉,眼睛深陷,面色苍白,为了儿子四处奔波求医,过去封建迷信,还请香头奶奶,整天求佛祖拜神仙,真是死马当成活马医,在香头奶奶那儿讨点香灰,虔诚的放在碗里,带着她的全部希望,然后放在碗里加水搅拌,给三哥服用,外婆的诚心没能感动天也没能敢动地,最后还是没能留下三哥。”

  我听着心中也很难过,想着外婆一定是悲痛欲绝、欲哭无泪。

  俺娘一下苍老了很多,她的心像被掏空了一样,整天精神晃惑,艰辛万苦养了这么大的儿子,眼睁睁的看着他从自己身边走了,外婆想不通怎么说没就没了,接二连三的打击,外婆真的是要被生活击垮了。

  母亲说时眼中饱含着泪水,有对外婆的心疼也有对她哥哥们的不舍,苍天无眼凡人又能奈何?

  母亲说“俺三哥躺在病床上,一副痛苦难忍的样子,有时脸被病魔疼痛折磨的变形,俺娘就把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,左右晃动自己的头,好像是在心底喊着不要折磨我的儿子、又想让脸部的皮肤触摸温暖俺哥的手,以此方法减轻俺哥的痛苦。”

  “俺哥安静时,俺娘总用她那布满血丝的双眼深情慈爱的望着俺哥,久久不离开,生怕她一走就看不到儿子了。”俺娘的目光告诉三哥:如果娘能代替你,我会替你的。

  “儿啊,就让娘替你承受就一切,有什么痛苦,就让我一个人承担。”外婆绝望的在心底呼唤着。她把微微颤抖着的手放在儿子头上抚摸着他的头。

  母亲说完这些,人好象轻松了很多。

  停顿了一下母亲又说,那时后你们小,怕你们管不住自己的嘴,在说了也不是什么好事,后来政策宽松了也没去联系过,几十年了,以经习惯现在的生活了。

  说完母亲离开了坐椅,去忙别的事情,小妹也跟着出去了。

  可是外婆的影子又浮浮沉沉在我脑中。

  3.

  我的外婆和其他人的外婆,在外表看起来看起来没有什么太大区别,但是她的内里住着一颗顽强善良的心,至今想起外婆最大的缺点就是重男轻女,就也是时代留给外婆的烙印。

  那是一个很平常的下午,虽然距离今天已有50多年,可是情景在我内心某个角落总会没有任何痕迹就会溜达出来,就向细胞一样在我的体内游走,每一个角落充满着幸福。

  今日想起並把它记录下来,我没有一点点埋怨外婆的意思,相反这样的回忆让我心里还觉得暖暖的。

  我记事的时候外婆就一直住在我们家,算起来那时的外婆大概有四十来岁,走过了她人生中的大起大落,母亲的逆袭给她带来了希望,也让她的生活安定了下来。

  母亲通过绝食抗议,终于在十多岁时走进了学堂,条件是自己挣学费还不能耽误家里的活,就这样母亲凭借着知识改变命运,用自己的毅力读完了小学,寻到了一个民办教师的位子,再后来,就遇见了我的父亲。

  在母亲当教师的那个村庄,只记得两件事情,其中之一就是外婆给我留下的记忆。

  有一天是什么季节不清楚了,下午四五点钟,我的肚子里边咕噜咕噜的在响,我抬起头,用一双天真渴望的眼睛看着外婆,对外婆说“外婆,我饿、外婆,我饿。”外婆还没回答我,小我两岁的弟弟,也学着我的样子,抬起它的大脑袋,两眼望着外婆“老婆,我也饿。外婆,我也饿。”

  外婆笑嘻嘻的对着我们两个说“外婆去给你们拿吃的”说完外婆挪动他的三寸金莲走到一个柜子边站住了,把双手放到柜子上一个柳条箱上,用她的双手五指把箱盖揭开,摸索着从里边拿出一个布包,我和弟弟向外婆走去,见外婆左手打开布包的一角放下,右手又打开另外一角,还没放下来,我就看见里边黄灿灿、香喷喷的玉米饼,我眼巴巴的等待着外婆。

  只见外婆双手麻利的把玉米饼掰成两半,一只手拿着半边饼递给弟弟,我的眼睛也一直随着外婆的手在转动,当看到给了弟弟,我的心和眼睛就转移到外婆另一只手上。

  外婆看了看我,微微的愣了一下,迅速拿起那块布,把半边饼包上,放回柳条箱里,只听“咔嚓”一声外婆盖上了柳条箱的盖子。

  我呆呆、愣愣的站在那里,见外婆离开,我就看着弟弟......

  一会外婆端来一碗稀饭,态度极好又带着欠意的对我说“弟弟小,让他吃饼,你是姐姐,就喝稀饭吧!”

  幼小的心灵从此种下了一粒关心弟弟妹妹的种子,这粒种子经过父母多年的培育,在父母离开后,这粒爱的种子就此发芽!

  【完】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欢迎关注留言

  外婆的身世今天写完。

  感谢亲们的关心和关注

  外婆是个善良,坚强的人,四十岁前接连遭受打击,但是她总是平静的对待生活。

  我和弟妹们很多好习惯也是外婆教出来的

  如:吃饭不言,睡觉不语。

  小女孩儿站要有站相,做要有坐相,吃饭不能用筷子在盘子里面乱翻,只能夹自己面前的,吃饭碗里不能剩下米粒等等。

  用此文纪念一下母亲口中“小姐的身子,丫鬟的命”的外婆!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母亲享受着小妹给她放松带来的舒服感,微微的闭上眼睛,沉浸在幸福之中,她的嘴角上扬,面部表情非常的轻松平静,看得出来,她很满足现在的生活。

  听小妹说为什么没见过另外二个舅舅,我的脑中立刻想起了大舅。

  1.

  我的舅舅是一个老实巴交,不爱说话的农村大汉,他的身材魁梧挺拔,就是在最艰苦的时期也没能阻碍他身体的发育,在他那四方的脸上有一对浓眉大眼炯炯有神,说起话来声音洪亮对谁都带着微笑,我见到过的大舅,嘴角永远都是上扬的。

  在父亲和母亲的亲戚中我们兄弟姐妹最喜欢的人就是大舅。

  可惜的是我的大舅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,想听他那带磁性的声音也不容易,他这一辈子做的多说的少,辛苦多享福少。

  小时候就听母亲说过大舅最疼母亲,好吃的都先给母亲,有一年母亲肚上长了一个小疙瘩,大舅听说用刀的背面,可以把疙瘩沾掉,他就每天帮母亲用刀背沾肚子上的疙瘩,说来也是神奇过了一段时间真的是没有了。

  大舅干起活来就像一匹马,从不知道苦和累,不知疲倦的、心甘情愿为这个家付出,想帮着外婆减轻负担,让外婆少操心。

  母亲对我说过外公刚去逝时,大舅每天早晨天不亮就起床,肩背着粪筐去拾粪或是割猪草,特别是在寒冬腊月时,别人家的孩子还在被窝里,大舅就开始了一天的劳作。

  后来长大一些就能干农田里的活,同样的土地大舅种出的庄稼总会比别的人多产粮食,他的用心使他成了当地种庄稼的好把式,也就成了家中的顶梁柱。

  付出与牺牲就是大舅的代名词。

  解放前遇到国民党抓壮丁,战场上大舅不怕死,可是想到了外婆和母亲在家受罪大舅就非常心急,他是外婆和母亲的依靠,无奈之下忍着钻心的痛将自己食指砍断,十指连心有多少的爱、要多大的勇气才能下此狠手,从此无法开枪,也不必在当壮丁了。

  舅舅比母亲大十多岁,可以说,母亲是在舅舅的呵护中长大的,只要是母亲想要的东西,想搬到事情就就总是千方百计满足她,十多岁的母亲如果累了,不想走,舅舅总会蹲下去弯下腰背着她。

  我的回想还在继续,就听小妹不满意的的声音传来,“你们俩个人在想什么呢?”

  2.

  母亲睁开她那好看的眼睛,拉着小妹的手说:歇歇吧!不用锤啦!看着小妹,他的目光中流露出对小妹的爱,母亲在椅子上找到一个舒适的坐姿后,小妹又一次对母亲说“妈,你说呀,还有两个舅舅是怎么回事?”

  刚才还满脸幸福的母亲,立刻脸上浮起一层阴云,就如阳光灿烂时漂过了一朵厚厚的乌云遮住了阳光,眼中的亮光也消失了,说话的声音语调也变了。

  用一种难过低沉的口气说“屋漏偏遇连阴雨,本来家境就不好,三哥,二哥相继都得了大肚子病,开始的时候没当回事,后来一是因为没钱治,二来当时乡下条件有限也无人能治此病,他们选后都病死,二哥已经结过婚有了孩子,后来二嫂带着孩子改嫁了,从此没有来往。”

  “哥哥们生病期间,母亲心急如焚,白天吃不下饭,晚上睡不着觉,眼睛深陷,面色苍白,为了儿子四处奔波求医,过去封建迷信,还请香头奶奶,整天求佛祖拜神仙,真是死马当成活马医,在香头奶奶那儿讨点香灰,虔诚的放在碗里,带着她的全部希望,然后放在碗里加水搅拌,给三哥服用,外婆的诚心没能感动天也没能敢动地,最后还是没能留下三哥。”

  我听着心中也很难过,想着外婆一定是悲痛欲绝、欲哭无泪。

  俺娘一下苍老了很多,她的心像被掏空了一样,整天精神晃惑,艰辛万苦养了这么大的儿子,眼睁睁的看着他从自己身边走了,外婆想不通怎么说没就没了,接二连三的打击,外婆真的是要被生活击垮了。

  母亲说时眼中饱含着泪水,有对外婆的心疼也有对她哥哥们的不舍,苍天无眼凡人又能奈何?

  母亲说“俺三哥躺在病床上,一副痛苦难忍的样子,有时脸被病魔疼痛折磨的变形,俺娘就把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,左右晃动自己的头,好像是在心底喊着不要折磨我的儿子、又想让脸部的皮肤触摸温暖俺哥的手,以此方法减轻俺哥的痛苦。”

  “俺哥安静时,俺娘总用她那布满血丝的双眼深情慈爱的望着俺哥,久久不离开,生怕她一走就看不到儿子了。”俺娘的目光告诉三哥:如果娘能代替你,我会替你的。

  “儿啊,就让娘替你承受就一切,有什么痛苦,就让我一个人承担。”外婆绝望的在心底呼唤着。她把微微颤抖着的手放在儿子头上抚摸着他的头。

  母亲说完这些,人好象轻松了很多。

  停顿了一下母亲又说,那时后你们小,怕你们管不住自己的嘴,在说了也不是什么好事,后来政策宽松了也没去联系过,几十年了,以经习惯现在的生活了。

  说完母亲离开了坐椅,去忙别的事情,小妹也跟着出去了。

  可是外婆的影子又浮浮沉沉在我脑中。

  3.

  我的外婆和其他人的外婆,在外表看起来看起来没有什么太大区别,但是她的内里住着一颗顽强善良的心,至今想起外婆最大的缺点就是重男轻女,就也是时代留给外婆的烙印。

  那是一个很平常的下午,虽然距离今天已有50多年,可是情景在我内心某个角落总会没有任何痕迹就会溜达出来,就向细胞一样在我的体内游走,每一个角落充满着幸福。

  今日想起並把它记录下来,我没有一点点埋怨外婆的意思,相反这样的回忆让我心里还觉得暖暖的。

  我记事的时候外婆就一直住在我们家,算起来那时的外婆大概有四十来岁,走过了她人生中的大起大落,母亲的逆袭给她带来了希望,也让她的生活安定了下来。

  母亲通过绝食抗议,终于在十多岁时走进了学堂,条件是自己挣学费还不能耽误家里的活,就这样母亲凭借着知识改变命运,用自己的毅力读完了小学,寻到了一个民办教师的位子,再后来,就遇见了我的父亲。

  在母亲当教师的那个村庄,只记得两件事情,其中之一就是外婆给我留下的记忆。

  有一天是什么季节不清楚了,下午四五点钟,我的肚子里边咕噜咕噜的在响,我抬起头,用一双天真渴望的眼睛看着外婆,对外婆说“外婆,我饿、外婆,我饿。”外婆还没回答我,小我两岁的弟弟,也学着我的样子,抬起它的大脑袋,两眼望着外婆“老婆,我也饿。外婆,我也饿。”

  外婆笑嘻嘻的对着我们两个说“外婆去给你们拿吃的”说完外婆挪动他的三寸金莲走到一个柜子边站住了,把双手放到柜子上一个柳条箱上,用她的双手五指把箱盖揭开,摸索着从里边拿出一个布包,我和弟弟向外婆走去,见外婆左手打开布包的一角放下,右手又打开另外一角,还没放下来,我就看见里边黄灿灿、香喷喷的玉米饼,我眼巴巴的等待着外婆。

  只见外婆双手麻利的把玉米饼掰成两半,一只手拿着半边饼递给弟弟,我的眼睛也一直随着外婆的手在转动,当看到给了弟弟,我的心和眼睛就转移到外婆另一只手上。

  外婆看了看我,微微的愣了一下,迅速拿起那块布,把半边饼包上,放回柳条箱里,只听“咔嚓”一声外婆盖上了柳条箱的盖子。

  我呆呆、愣愣的站在那里,见外婆离开,我就看着弟弟......

  一会外婆端来一碗稀饭,态度极好又带着欠意的对我说“弟弟小,让他吃饼,你是姐姐,就喝稀饭吧!”

  幼小的心灵从此种下了一粒关心弟弟妹妹的种子,这粒种子经过父母多年的培育,在父母离开后,这粒爱的种子就此发芽!

  【完】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欢迎关注留言

  外婆的身世今天写完。

  感谢亲们的关心和关注

  外婆是个善良,坚强的人,四十岁前接连遭受打击,但是她总是平静的对待生活。

  我和弟妹们很多好习惯也是外婆教出来的

  如:吃饭不言,睡觉不语。

  小女孩儿站要有站相,做要有坐相,吃饭不能用筷子在盘子里面乱翻,只能夹自己面前的,吃饭碗里不能剩下米粒等等。

  用此文纪念一下母亲口中“小姐的身子,丫鬟的命”的外婆!